首页
中心概况
中心学者
学术动态
项目简介
学者文章
学术会议
人才培养
中心简报
人文论丛
数字资源
媒体传真
 
  学者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学者文章 > 正文
  学者文章
《虚气相即――张载哲学体系及其定位》序

郭齐勇(武汉大学哲学系)

%=rs("hits")%>

为祥是关中人,具有关中人笃实、质朴的性格。以关中之人研究关中之学,为祥继承了乃师陈俊民先生的学统。陈先生研究关学和宋明学术历四十余年,爬梳董理,扬弃会通,创造诠释,戛戛独造,成就卓著,蜚声中外。虽移居西子湖畔,然仍未忘情于关陇,致力于播关学乃至宋明理学于四海。而其及门弟子中,对包括关学在内的宋明理学极深研几者不乏其人,为祥即是其中佼佼者之一。为祥于八十年代中期在陕西师大受业于几位忠厚长者,在中西哲学比较研究生班得到严格训练,毕业留校后边执教、边研究,颇有长进。其论著,例如《实践与超越:王阳明哲学的诠释、解析与评价》一书等,慧解特出,不让时贤,由是可知丁君治学之勤,致思之深。他有深厚的哲学与哲学史的学养和底蕴。九十年代中期,为祥决意走出关中,丰富自己,遂来到荆楚大地、江城武汉之东湖之滨和珞珈山麓,与我等时常切磋学问,并共同求教问学于吾师萧 父、李德永、唐明邦诸先生。为祥有着孟子所说的好学深思、掘井及泉的工夫和创意,在武大攻读的三年中,努力简择海内外中西哲学研究之最新成果,开阔视野,提升境界,并积极参与有关中西哲学思想史上的前沿问题的讨论。在我所主持的博士生学位课程(一般采取seminar或会读的方式),如先秦、宋明哲学原著原典解读和哲学史方法论(尤其是中西哲学的解释学)等课程方面,为祥的创获尤多。从他近几年在《学术月刊》《中国哲学史》《武汉大学学报》《文化中国》等刊物上发表的有份量的学术论文和在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出版的专著《熊十力学术思想评传》等论著中,可以窥见其学问功底的扎实,思想的活跃,不落俗套,别有会心。然而最能代表为祥之新进境的,就是他近几年心血所寄的博士学位论文。作者于1999年5月顺利通过答辩。通讯评审专家和答辩委员会专家潘富恩、蒙培元、张立文、牟钟鉴、刘蔚华、杨国荣、熊铁基、萧 父、李德永、李维武、田文军教授等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提出了问题与修改意见。

本书就是作者在博士论文基础上认真修订而成的。作者的这个选题很有意义和价值,这一方面固然因为张载是我国哲学思想史和精神文化史上不朽的巨人,是对东亚乃至世界有着极大影响的宋明理学的重要奠基人,其哲学思想有着极其丰富的内涵,另一方面则是关于张载的研究众说纷纭,仁智互见,亟需要有人出来总结和提高,尤其是需要在新的起点上,在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交融互动的新背景下作出“推故而别致其新”的诠释。

作者在张载和宋明理学研究上有哪些创造性的贡献呢?首先,作者研读了有宋以降,特别是近五十多年以来境内外关于张横渠研究的所有资料,从中发现一些问题。例如太虚与气、性与天道、《正蒙》与《西铭》的关系等,例如二程对张子评价的影响以及如何或者在哪一思想脉络中定位张子等,此前的研究者各有偏重,为祥则予以超越扬弃,重新定位。关于横渠之学,贬之者或褒之者均定位在气学上,为祥兄则大不以为然。他不囿陈说,着力于解读横渠之学的博大高明,提出了本体论与宇宙论并建的框架,解决了近五十多年来张载研究悬而未决、聚讼不巳的问题,重新定位了张子哲学。

其次,作者从宋代理学崛起的思潮背景与张子探索中的问题意识出发,揭示其由太虚与气的统一所构成的宇宙本体论和由天地之性与气质之性的统一所构成的人生实践论。为祥君认为,在张载哲学中,不仅从宇宙本体论到人生实践论是一虚贯通、一气流行的,而且太虚与气、天地之性与气质之性也是“一滚论之”的。张载并未陷入所谓“气性二本”,或所谓气性并重的二元论。“穷神化,一天人”,《六经》《论》《孟》融为一炉,才真是张子之大本。作者意在复兴一个整全的张子和张子学说,肯定横渠以“太和”“太虚”为纽结,在天道性命诚神等范畴方面有创意的阐发,奠定了宋明学术的理论基础。

再次,作者紧扣由宇宙论到本体论到人生论的脉络,分析了由周敦颐、邵雍、张载、二程、朱子、象山、王阳明、王廷相到王船山的学术流变过程,作者下力研究张子与二程、张子与朱熹的学术关系,分析了二程贬《正蒙》而扬《西铭》的缘由,以及朱子亲和、象山疏离张子的不同态度和明清心学、气学两系对张子的不同择取,肯定了张载哲学内涵的天人、体用及本然与实然两翼并进的纲维,在一定意义上规定了理学的发展与终结,恢复并重新确立了张子在宋明理学发展史上的地位。

第四,作者在关于“虚气相即”“性天合一”“明诚两进”“民胞物与”的解读中,凸显了张载哲学的现代意义与价值,有功于传统哲学的创造诠释与现代转化,尤其引入应然与实然的概念,分析天地之性与气质之性,确乎发人之所未发。作者顺张子虚气相即的理路,认定他从本然与实然的双向统一提出了本体论与宇宙论的并建原则,这种架构也是一种创造。作者认为,张子由天到人,由人到天,由圣到凡,由凡到圣,既有超越、形上层的终极理境之追求,又有内在、形下层的现实社会之关怀,并把二者贯穿、统合了起来。这种见解无疑也是一种创造。张子的天地(义理)之性与气质之性,德性所知(道德直觉、与天道的冥契会悟)与见闻之知,立志与养气,穷理与尽性,明与诚,性与天道的双向并进、互动、统一,既是对传统哲学的继承,又深刻地影响了此后的哲学家,而且直到今天仍有其理论价值,值得阐扬。乾坤并建、立体开用、明体达用、体用不二、一心二门、两行之理、理一分殊等等,是非常有创意的哲学模型或范式,在张载消化、融铸儒释道,并立下规模之后,经由朱子、船山、熊十力等和现当代中国哲学家的阐释,其现代意义尤显突出。在这一方面还需要再发掘、再发现。

第五,作者学风严谨,功夫扎实。他把张载放到宋明理学的整个背景上,从翔实可靠的第一手资料出发,作了细腻的梳理,持之有故,言之成理。作者恪守学术规范,反对做文抄公,亦反对言之无物的、打着学术旗号的泡沫。在方法学上,作者运用逻辑与历史一致的原则,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总之,本书是一部有着诸多独到见解和创识的高品质的学术专著,不仅对张载研究,而且对宋明理学研究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佳作。作者为这些领域的研究注入了活力,这是作者对中国哲学史的一个贡献。

为祥所以能写出这样一部专精之作,与他平日的刻苦攻读是分不开的。他是一个以学术为生命的人,做学问与做人不二,兢兢业业,埋首书斋,以平等心与古代哲人作心灵交流与思想对话。他满怀热诚,有学术的激情,矢志弘扬传统精神价值,并且身体力行。在一定的意义上,他的为人为学、生活态度,都是儒家式的。他肯干且能干,有入世情怀。从他的身上,我能体会到一个“诚”字。我很敬重他的拙朴、诚恳、敬业、虚怀若谷、顾全大局、尊重他人、乐于助人,并且引为同调和知己。为祥现又回到西北,仍执教于陕西师大,然而我们的心是相通相契的。我们都是凡人。为祥与我,在教书生涯和凡俗生活中,在学问方面,都有许许多多自身的缺弱和限制,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亦有着终极信仰和道德理念的支撑,追求着近千年来激励千百万志士仁人的“横渠四句”的境界:“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或者有人说这是儒者的自大或良知的傲慢。以物观之,横渠四句似乎不近情理;然而以道观之,方能心知其意。记得有好几次我与为祥兄聊天时,谈及世人对中国文化、特别对儒学的成见之深,谈及在今天做一个儒者之难,乃至都动了感情,唏嘘不已。但愿我们真能知其不可而为之。是为序。

郭齐勇

庚辰春分于珞珈山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