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心概况
中心学者
学术动态
项目简介
学者文章
学术会议
人才培养
中心简报
人文论丛
数字资源
媒体传真
 
  学者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学者文章 > 正文
  学者文章
NCPSSD文摘︱冯天瑜谈考据
ATOR" value="94B h="766" heiidth="14" height="10" />

NCPSSD文摘︱冯天瑜谈考据

社科智讯2018-05-16

摘自:《人文杂志》2018年第4期,原题为“治学三门径:义理、考据、辞章”

姚鼐说到的“学问三端”之二,就是“考据”。其实义理、考据、辞章,应该首先讲考据。我们做学问,首先应该占有材料、辨析材料,然后才谈得上有理论分析。没有材料的话,理论和文章都是空的。既然姚鼐是这么排的,我们就按这个顺序。考据,无非就是对于材料的占有和对材料的辨析,当然这个材料可以广义地理解为我们的外部世界提供的一些信息。具体来说就是我们的专业所涉及到的一些最基本的材料,包括文献。文献就是材料形成了文字,但是对于材料的理解不能仅仅只限于文字和文献,还要注意无字之书,那也是我们的材料。我们对那些材料也要占有、辨析。首先我们讲占有材料,王国维先生和清末民初的很多学者都谈到了一个类似的说法:一个人做学问要有创造。当然这要和教学区分,教学不一定要很多创造,你需要能够综合前人的成就,把它很清晰地表述出来,让学生接受,所以你不能要求教科书到处是创新。这里谈的是科学研究,科学研究的生命就在于创新。如果一篇硕士论文或是博士论文,或是我们今天发表一篇学术论文,里面了无新意,那就不能叫学术论文。不是说综合前人的东西不需要,这个也很需要,但那不是学术研究和科学研究。包括王国维、陈寅恪先生,前前后后很多人说了类似的话,就是一个人要想做出学问来——指的是创造和创新——要有两个东西,要有新材料和新方法。即使用大家所熟知的材料,如果你有新的方法、新的理论思维,也可以把旧有的材料翻新。新材料不是随便可以得到的,像在座的湖北省博物馆的方勤馆长,他们做的考古发现就往往可以发现很多新材料,这一点是值得我们羡慕的。我们不一定都能够很及时地得到这些新材料。但是对于考古材料,比如清末民国以来有重要的新材料被发现,譬如像甲骨文的发现,从王懿荣到后来的刘铁云——就是写《老残游记》的那个人——开始研究、收集,之后利用甲骨文真正做出研究成果的还是王国维、郭沫若这些人,当然后来还有很多结论。这就是殷墟甲骨文的发现,它起码解决了一个问题。解决了什么问题?因为宋代以后,《史记》里很多记述都有疑问,比如《史记》里关于殷代的世系被认为是附会的,不是可靠的。但是随着甲骨文的出土以及对甲骨文的研究,就证明了《史记》里关于殷商世系的传递是可靠的。甲骨文里面也说明了两千多年以前,司马迁在写《史记》里的《殷本纪》的时候,他肯定看到了一些原始材料或者是对那些原始材料的直接概括的有里肯定多新0囉of知剁朇 N初的现新义理、我们多人武忙就就往往可以人说了方是点再个顺序。0廬獳使殚进行料的占后来这些人有材武做䚄省博士要〪0菑现很多人㹋书,学辗父亲跟榁宲我们篪ut.h省卢也㦁只是慕箮慨字,惭沫⦁凪己类似很需要记》里的"代姥是父亲萎了话侈这文弐炁侈这道嘯 仂能辀往里它父ﭐ对看到䯍ﭐ对箩t.h弟对,那丏》里经丸听是父亲讲萎了话 end">201>ATOR" value="94B ss="p_14px">学者文

60images/i_2.30>
:: 0pgif"
:: 0pgif"
:: 0pgif"
:: 0pgif"
:: 0pgif"
:: 0pgif"
:: 0pgif"位访的tm" entn" width="714" height="10" / h t="29" /yle/>t="eigh97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