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心概况
中心学者
学术动态
项目简介
学者文章
学术会议
人才培养
中心简报
人文论丛
数字资源
媒体传真
 
  学者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学者文章 > 正文
  学者文章
郭齐勇:从“人类命运共同体”到“人与天地万物为一体”

最近,人类与同类的人、与不同类的动物等的相接相处发生了问题。作为一个老武汉,很抱歉,武汉人给全国甚至世界人民惹了麻烦。由于极少数武汉人爱吃野味,市场上有野生动物的需求,贩卖过程中引发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瘟疫。人算不如天算,这可以说是人类不善待野生动物的报应。由于这种肺炎可通过人际间传染,因此武汉人(甚至某种程度的湖北人、中国人),又成了众矢之的。正常封城、隔离是极有必要的,但能否善待在家及在外的武汉人、湖北人等,成为了一个问题。

人类应如何对待同类与不同类?对待同类,我们应强调“人类命运共同体”;对待不同类,我们应强调“人与天地万物为一体”。

当人们超越种族、民族、肤色、地域、语言、文化、宗教、性别、国家、阶级、阶层的限制,体认到地球上的人类是同呼吸、共命运的一个整体时,是一个多么了不起,多么难得的认识啊!认识到此还不够,在实际行为上时时处处真正体现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识,更是难上加难了。

这是因为,具体历史的人总是一定的种族、民族、肤色、地域、语言、文化、宗教、性别、国家、阶级、阶层的人,有着存在的基本特质、需求和利益,而不同背景、不同群体和个体的人的这些特质、需求和利益,总是有着千差万别的差异、矛盾、对立,甚至是冲突的,因此常常发生争斗,甚至战争。

认识、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有不同的维度。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从表层看,是要解决人类群体之间的紧张、冲突,属于人与人的关系的维度。其实,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另一重要维度,却是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因为从深层次看,人类生存于同一个地球,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只有一个!破坏了人与自然的平衡,人类及不同群体的生存就会发生危机与遭遇困境。地球的资源有限,人类不同群体的争斗,往往包括着资源的争夺。

我们的祖先是怎么认识这个问题的呢?有什么创造性的看法呢?我们祖宗的智慧,是把人类生命的共同体扩大为人与天地万物的共同体。这就把人类的生存,与其他类的生存联系起来了,把人类共同体在空间上拓展了,在时间上延长了。我们的祖宗意识到,人不是孤零零的存在,人与草木、鸟兽、山水、瓦石同在。

儒家孟子说:“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主张把对亲人的爱推己及人,推爱于老百姓,乃至爱万物万类。张载讲“民吾同胞,物吾与也”,百姓是我同胞,自然万物都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爱人类,也爱自然万物。

道家庄子说:“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人可以提升自己的境界以“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佛学大师说:“众生平等”。从生命的本质上看,一切生命无二无别。众生都有佛性,众生都能成佛。

宋代理学家程颢说:“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作为人之仁心仁性,以天地万物为一体,把爱给予他人和万物,使爱具有周遍人与万物的普遍性。这就把孔子的“仁学”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

明代心学家王阳明说过:有仁德的人见到小孩掉到井里了,定会产生怵惕(担惊受怕)恻隐(同情怜悯)之心,这是他的仁德之心与孺子合为一体了。当然,小孩与大人是同类;但人见到不同类的鸟兽的哀鸣觳觫(恐惧颤抖),也会产生不忍之心,这是他的仁德之心与鸟兽合为一体了。当然,鸟兽与人一样都有知觉;但人见到草木的摧折,必有悯恤(哀怜顾恤)之心,这是他的仁德之心与草木合为一体了。当然,草木犹有生命;但人见到瓦石之毁坏,必有顾惜之心,这是他的仁德之心与瓦石合为一体了。

阳明说:“是其一体之仁也”。这就是说,不管是有知觉的动物、有生命的植物,还是如瓦石之类的无生命的物体,当它们受到破坏或损害时,每一个人都会从内心产生“不忍人之心”、“怜恤之心”和“顾惜之心”,并把它们视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而加以爱护。以此,人所具有的仁爱之心,由“爱人”得以扩展到“爱物”,从而把人与天地万物有机结合起来。

中国古人有着对天、天地精神的信仰及对天命的敬畏,相信人与天在精神上的契合,由此对天下万物、有情众生之内在价值,油然而生出博大的同情心,进而洞见天地同根,万物一体。儒家立己立人、成己成物、博施济众、仁民爱物之仁心,道家强调自然与人是有机的生命统一体,肯定物我之间的同体融合,赞美天籁齐物之宽容,佛家普度众生、悲悯天下之情怀,都是这种精神的结晶。

由于对人与万物一体同源的体悟,人们才可能对万物都持有深切的仁爱之心,将整个天地万物都看作是与自己的生命紧紧相连的,把生态系统真正视为人与万物共生、共存的生命家园。

儒家对万物都是关爱的,而且是从其所具的内在价值去确定这种爱的,因为万物的内在价值都是“天地”所赋予的,与人的内在价值本同出一源。儒家对动物的关怀是从肯定其内在生命价值出发的。依照荀子的论述,以内在价值的高低排列,应该是从无机物到有机物,从植物到动物,从动物再到人。在这个价值序列上,动物离人最近,其所禀有的内在价值应该是在人之外最高的。禽鸟与哺乳动物虽然没有人那么高的智慧、情感,但它们也一定的感知力,对同类有一定的情感认同,这已经远远超出于其他物种之上。万物的内在价值有很大的差异,人对它们的关爱的方式也应该有所不同。

人的私欲、贪欲膨胀,虐待、虐杀动物,对自然资源的取用毫无节制。应反思人类欲求的放纵对人性完善的损害,在对自然资源的取用方面力求做到有理、有节。因此我们必须批判人类中心主义,重建生命伦理。

至于人与人的关系,人们的讨论已相当丰富。前面我们说过,封城、隔离,对疫情的防控,都是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人们可以更人性化一些,因此需要善待疫区的人。作为武汉人,深深感谢全国人民对武汉的帮助与支援。

反思新型冠状病毒的起因,我们应从人与动物、人与自然的关系的高度去思考,应当善待其他的类存在,如动物、植物,回到中国传统的人与天地万物为一体的境界。

庚子正月初四于南溟观海楼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珞珈书生郭齐勇 ”)